首页 > 创业故事 > “她时代”崛起:那些创业路上奔跑的女人们

“她时代”崛起:那些创业路上奔跑的女人们

发布日期:2019-03-09        信息来源:红星新闻       作者:佚名     编辑:smejing     浏览次数:

  女性创业者,正在成为经济浪潮中不可取代的一股强势力量。近日,亚马逊中国发布的《数字时代新女性调研报告》中显示,超四分之一的受访女性表示有创业的计划,而互联网行业成为最受女性青睐的三大创业领域之一;另据硅谷银行2018年科创企业展望报告显示,中国女性在科技公司担任领导职位的比例超过英国和美国。

  三八妇女节到来之际,红星新闻记者约访了4位创业女性,分享她们创业几年“披荆斩棘”的心路历程。她们之中,有为了青春冲一把的90后,也有生了孩子准备放手一搏的80后。尽管人生阅历不尽相同,但对这条路上的艰辛与收获,她们都有话可说。

  谈初心·我的未来有无限可能

  4位创业者中,90后蒋潇琼是年龄最小的,回忆当时突然离职选择创业的自己,她形容为“愣头青”。26岁那年,在外企做广告营销的她受不了大公司的流程以及外国老板的“代沟”,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。“当时太年轻,不知道市场会残酷成什么样。”第一年就是自己带着一个实习生单枪匹马在做,因为“不敢招人,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”。

  而同在广告营销领域创业的杨洋,在决定创业那一刻则更有“底气”一点。8年工作经历,杨洋经历过很多乙方提案,“永远是千篇一律的问我预算多少,再根据预算告诉我拍多少视频,做多少平面。但这都不是品牌真正想要的。”杨洋希望能出现一家非典型广告公司解决甲方需求。如果没有,那就自己做一个。

  创业之于张婉迪则是“轻车熟路”,大学刚毕业时曾开了个饮品店,干了3年最后因为资本原因无疾而终;辗转朝九晚五的生活之后,2017年又动了创业的念头,和3个朋友合伙开了餐厅。现在回想第一次创业,张婉迪认为自己完全就是个“傻大胆”,不了解行情就贸然踏入餐饮业,令她留下诸多遗憾。但二度创业,张婉迪认为自己是“有备而来”, “年轻时和有阅历后创业会有很多不一样”。

  郭雁敏的创业则有“无心插柳”的意味。在创业项目已经开始商业化之时,她仍是一副“兼职”的状态——此前她是航空公司的财务,业余时间分享育儿经验,反倒成了她事业的新起点。

  当粉丝量和社群活跃超过她预想时,她才真正考虑走上创业这条路。郭雁敏内心不是没有过挣扎,一边是稳定待遇好的民航体系,一边是数万级的粉丝群体,“做决定那天真是一咬牙,我想着自己人生已经过去一小半,既然厌倦了朝九晚五,那干脆跳出来,未来还有无限可能”。

  谈困难·我真的曾经一夜白头

  做出决定那一刻她们是果断的,但真正步入创业浪潮后,她们才体会什么是“道不尽的苦”。

  “有时想干脆别做了,回企业上班不是更轻松吗?”创业至今3年,蒋潇琼说自己有过情绪反复,经常反问自己“为什么要遭这份罪”。最大的崩溃源于压力和情绪,在面对同事不理解自己决定的时候,蒋潇琼会抑郁,也会偷偷哭。账面上还有很多回款没有打来时,为了给员工开工资过好年,她就从自己工资里扣。“很多人都会觉得老板应该赚最多,但我赚的利润基本都投入下一轮生产里去了”。创业之后,没有退路,是她最大的感受。

  “创业中每个困难都很大,下一个可能会更大,只能遇到再解决。”杨洋对创业的感悟说得更为直接,“你问我要不要再来一次,我肯定不敢。如果我之前知道创业是这样一条路,我当时可能就怂了”。创业半年的一天晚上,杨洋接到财务电话,问她账面上的钱是要发薪水,还是用来缴税,只够选一个。“我当时听完五雷轰顶,失眠一宿。第二天我照镜子,鬓角多了一绺白发,原来一夜白头是真的。”杨洋说,那一宿自己想了很多办法,最坏的打算就是把房子抵押。

  张婉迪对比自己两次创业经历,认为第一次是身体上的累,第二次更多则在于心理上。“第一次创业太拼了,凌晨两点开完会自己开车回家,还觉得很亢奋。”但那时的状态,张婉迪说全凭年轻有冲劲。而她第二次创业更深刻理解作为领导者的责任,要带着大家一起奔跑,“这么多员工还要跟着你吃饭。每件事到最后就是你来拍板,没有任何退路”。

  郭雁敏认为自己最大的困难则是“学无止境”——她是财务出身,却凭借学习实践成为育儿领域的KOL。“我每天都觉得自己到了人生天花板,”与其他育儿大咖不同,郭雁敏没有很深的理论积淀,想要持续得到粉丝支持,必须不断学习。当时的她也没有管理经验,如何保持团队向心力,让员工获得价值感,一度令她倍感焦虑。她的缓解方式就是学习,晚上九、十点钟到家后,梳理完工作就开始看各种相关书籍。

  谈家庭·我努力追求两者平衡

  创业是一场“无性别运动”,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、作为领导和妈妈的角色转换,也是女性创业者不得不面对的难题。

  每晚10点闭店时,张婉迪的收尾工作才刚刚开始。店面运营报表、客户建议、新产品培训……这些都是在闭店后她要操心的。忙完这些已过凌晨,回家孩子也早就睡了。但每天早上6点,则是她雷打不动的“亲子时间”。

  对于创业者来说,没有休息日,带孩子则是忙中抽闲。郭雁敏有时在工作中也会带上孩子跟合作伙伴约饭、谈业务,但刚刚创业时,时常会对孩子内心愧疚。创立自己的育儿公号时,她每天作息是白天忙本职,下班忙公号。“孩子只有我哺乳时才在一起,基本没时间陪她,那时她才半岁”。

  辞职之后,郭雁敏更是全情投入创业,有时一连几天都没有和孩子互动。这曾一度让她怀疑自己创业的初衷,“创业不就是为了实现时间自由能陪伴家人么?但真创业后发现这根本不成立。”起初她很担心不足的陪伴会影响到孩子,直到某次她听到孩子骄傲地告诉小朋友“我妈妈主持过很多‘晚会’”,才令她欣慰不少。“我才明白孩子为我骄傲,其实反而是给她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。”郭雁敏说。

  “我更认定身教重于言传,所以我自己首先就要有一个精彩的人生。”杨洋希望自己能成为女儿的榜样。“每个人都要学会和自己相处,她有自己的兴趣爱好,我有我自己专注的事情,彼此其实是共同成长的过程。”今年是她创业的第6年,她的女儿也恰好6岁。女儿的成长伴随了她整个创业历程。

  来自家人的支持也是她们坚强的后盾。蒋潇琼一直认为,自己在家庭和事业上的平衡不够好。即便人在家中,她脑子里运转的还是公司的问题,“创业者的家人都会牺牲很大,他们会为我做出妥协,有个好的家人很重要”。

  谈成长·最感谢曾经骂我最狠的领导

  在创投圈一直流传这么一句: “CEO的格局就是企业的天花板”,创业之后,蒋潇琼对此尤为认同。创业之前,蒋潇琼是个急脾气,容易暴躁,创业对她来说就是修心的过程,能力、眼界、格局都在会因此提升。这些令她一度顿悟,特别理解曾经自己“最痛恨”的老板。

  杨洋也曾半开玩笑地跟之前的老板说:“原来你对我还挺好的。”她说,以前很不能理解老板的一些想法,包括之前被骂会觉得委屈,现在角色不同,站的高度不同,一下就明白了。

  创业带来的优势在张婉迪第一次创业失败后,尤为明显。她自己总结为:年轻吃了那份苦,尤其是当过老板后,再当员工时考虑问题也不同了。

  担当、思考维度、视野,创业给这些女性带来不一样的蜕变。

  郭雁敏深刻感受到创业前后自己的明显变化,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她定义自己此前就是性格软又爱哭的小女生,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能成为独立果断的女强人。

  创业之后,蒋潇琼认为自己心态老成不少,失去了“少女感”,“买包包什么的都无法让我真正开心,反而是谈了大客户、团队有序更让我开心”。创业之后,她更喜欢用10年之后的眼光去看现在,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也就豁达了。

  杨洋总结的心得是,努力之前不能盲目。要时刻对自己有一个客观的判断和认知,要知道自己能力值和擅长在哪里。清楚这些之后,就放手去做。

  不要令自己后悔,这同样是她们给身边女性朋友的建议。

  张婉迪从来不认为女性在创业中处于弱势,“女性有区别于男性的强势地方,比如缜密细腻、柔中克刚,这都是优势一面。”

  郭雁敏也经常鼓励团队中的妈妈们,人生不长,应该努力一把活出自己的价值。

  蒋潇琼至今还念念不忘Facebook COO谢丽尔·桑德伯格写的一本书《Lean in》,里面提到 “女性应该敢于冒险,敢于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”,这正是她选择创业的萌芽。


  • 官方微信轻松快乐办事

  • 官方微博轻松快乐办事
意见反馈